最新新闻
 
电话:010-8572627
邮箱:jack@sinohongli.com
新闻中心

光伏电站“南辕北辙”

光伏电站“南辕北辙”

“我们在西北地区圈了很多地,储备了不少项目,都准备建设大型地面电站。”一位国有新能源公司的负责人对记者说。
  
  大型开发商还是盯着地面电站,地面电站规模大,投资大,管理方便;但同时也面临并网难、政策不清晰的难题;分布式光伏电站是国家支持的发展方向,但执行中同样并不顺利。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石定寰理事长表示,现在必须要推动电改,才能打破垄断对新能源电力发展的体制束缚,光伏电站才能依照经济性而建。
  
  大电站受青睐
  
  按照一般的概念,大型地面建站适合太阳能资源好、土地资源丰富的西北地区。
  
  分布式光伏电站是在公用建筑屋顶、商业建筑和工厂园区屋顶的电站,单个项目不超过6兆瓦,主要以自发自用为主,余量电力允许接入35千伏以下的配电网。
  
  国家初期在西北通过招标建设大型地面电站,2013年底之前执行的标准是1元/度的电价标准,但受到并网难题困扰,“十二五”专门将光伏电站目标分为大型地面电站和分布式光伏电站两部分。
  
  为此,相关部门专门出台了分布式电站发电管理办法,补贴电价政策,电网企业也专门为此制定了分布式光伏电站接入的程序和标准。目前对分布式光伏电站按所发电量实行0.42元/度的补贴。
  
  虽然国家规划支持分布式光伏发电,并专门制定了发展目标,但是大型地面电站依然受到开发商的青睐。
  
  上述国有新能源公司负责人在江苏扬中举行的绿色能源装备研讨会期间对本报记者说,大型地面光伏电站规模大、易于管理,包括五大发电集团在内的电站开发商都对大型电站情有独钟,在并网条件好的地方建设大型地面电站。
  
  他还对记者称,公司在太阳能资源优良的地方,已经储备了规模可观的项目,太阳能资源优良的地区可用土地资源都基本被圈定。包括投资者和民营开发商,早期都陆续圈地,只等着补贴和并网政策明晰后,开始建设或转让。
  
  2014年起执行的大型电站补贴新政策,依据资源情况执行0.9元~0.95元/度的电价政策,客观上降低了地面电站的收益,投资者对国家调整补贴水平的预期产生了变化,开放商纷纷转入观望。
  
  但据本报记者了解,新兴的光热发电正在研究制定补贴电价政策,而前期已经圈定的土地,开发商会根据电价政策做调整,哪种电价收益高,收益可预期,就投资哪种,待价而沽。
  
  很多投资机构和企业,仍然在涌入西部,在太阳能资源好、并网条件较为优越的地区圈地拿批文,希望分羹大电站的机会。
  
  分布式电站建设慢
  
  本报记者了解到,不论是大型开发商,还是小型的民企,对分布式电站的兴趣均有限。
  
  上述人士对本报记者分析说,分布式电站从屋顶资源获取到电站管理,都非常分散,大型企业不愿意一个个去拿资源。
  
  而且,分布式电站以自发自用为主,工商业屋顶和公共建筑的项目较好。工业园区一类的可持续性强,但园区一般都会自己做,外人进入的机会不多。大型企业还预期到单个企业的存续周期,一旦企业关停对发电站影响较大,因此对分布式电站并不感兴趣。
  
  除此之外,曾一度对分布式电站热衷的民营企业,进展也不顺利。
  
  本报记者从江苏地方了解到,分布式电站初期以地方申请为主,但完成情况并不好,地方去年报的规模完成比例只有百分之十几,大部分项目都搁置。
  
  石定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主要还是受到并网的影响,分布式电站并不能带来预期的收益。同时受到复杂的屋顶情况影响,分布式电站进展不顺利。
  
  江苏当地的光伏电价水平还较高,但依然有很多前期拿到分布式电站项目的企业在寻找买方。都显示出即使在政策推动下,分布式电站的落实也遇到很大的问题。
  
  在电改的宏观问题之外,石定寰也认为,相较于早期,电网公司已经做了很多改善,包括申请并网的程序、接入电网的标准,以及开放的态度。责任也不完全在电网公司,但依然面临各种问题。
  
  石定寰对记者称,分布式电站和大型地面电站应该“因地制宜、多能互补”,并结合国家新城镇建设的规划,和新能源发展规划配合。
  
  企业观望政策
  
  鲜有政策出台,也是企业一直持观望态度的原因之一。
  
  据本报记者了解,企业目前都在等待光热发电的补贴,前期普遍预期为1.4元/度。
  
  但石定寰认为,像光热这种技术不完全成熟的,应该以试点和示范的形式进行。以统一电价执行,反而会造成企业一窝蜂上项目。
  
  针对地面电站电价下调的政策,石定寰分析说,政府应该根据成本适时调整电价,但应该在一段时期内稳定电价,让企业的预期更为明确,调整太频繁不利于行业发展。
  
  从事光伏行业前端制造的江苏环太集团董事长王禄宝依然认为,政府要继续加大对光伏骨干企业的扶持和引导力度,用政府的引导和市场的力量,促进光伏骨干企业的发展。工信部要在两次公示规范企业中加强引导,促进骨干企业的健康成长。对规模小、竞争能力差的企业加以控制,加大整合的力度。
  
  光伏发电的补贴都进入电站开发商的口袋,但同时项目融资获取难,银行几乎不对项目放贷。国家出台的政策,包含针对光伏制造业的融资支持措施,鼓励金融机构采取措施缓解光伏制造企业融资困难。
  
  2013年,中国主要的上市光伏制造企业还在亏损。领头羊英利亏损超过3亿美元,其他企业亏损额稍小,但亏损面依然较大,并没有从国内快速发展的光伏市场上真正获利。
  
  王禄宝认为,光伏骨干企业依旧受到信贷收紧、转贷手续繁琐、等待周期较长等问题困扰。
  
  民企还担忧国企在光伏产业链条扩张,与民企重复投资,王禄宝建议大力整合上下游产业链,维护好光伏市场,央企中的电力公司可以充分利用自身优势搞电站、并网、发电。

返回上页

© 2018 北京贵鼎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